当前位置主页 > 朱雀 >
热门搜索:

因为对明王朝来说

    发布时间:2019-05-26    来源:未知

  永乐十二年九月吉日,榜葛剌贡使晋见永乐帝,献上长颈鹿,皇帝大悦,诏翰林院修撰沈度绘制麒麟图,并将《瑞应麒麟颂》以工笔小楷抄在图上。这幅《明人画麒麟图沈度颂》轴,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为榜葛剌所贡麒麟确为长颈鹿留下最实在的记实。榜葛剌,即今日孟加拉国,是明朝郑和每次远航下西洋必经之地。郑和七下西洋及与之间接相关的海上“麒麟贡”大约前后有七次。

  这其实是郑和及其随员或朝臣们伶俐的译法,由于“麒麟”的发音接近索马里语“徂蜡”,于是构成音意合译名,可谓完满。以汉语古典词“麒麟”,来对应长颈鹿的索马里语“Giri”,这一音意合译词很反映中国文化的特点,即将动物与吉祥之兆联系在一路,给动物付与人事的褒贬,由此,这一动物译名洋溢着中国典雅的质量,能够说是博得了一种翻译上的诗意表达,富含感情的内涵,投合士医生的等候,当然,也是翻译者对于皇权的承认,“麒麟”的译词也成了“权力转移”中的一个例证,能够向世人暗示由于大明上有仁君,才有此瑞兽的到来。

  麒麟是中国前人幻想出来的一种独角神兽。汉代《麒麟碑》《山阳麟凤碑》以及陕西绥德汉墓画像石上面的麒麟纹、汉砖上的麒麟图案,均与马和鹿的样子类似,头生一角,角上有圆球或三角状物,以暗示角为肉质角。江苏徐州贾旺的东汉画像石中更清晰地描绘了数头神志各别的长颈鹿抽象,都是躯高颈长,似鹿非鹿,身被纹彩,头上生有肉角,尾如牛尾的动物。此外,在徐州茅村汉墓的画像石中也有与长颈鹿抽象附近的麒麟画面。至于真正的麒麟事实是何外形,其实前人亦不得而知。

  可以或许无机会见到“御苑”珍禽异兽的朱元璋的第十七子宁献王朱权(1378—1448),曾据本人亲眼所见描画了异域进贡的动物,约于1430年编有《异域图志》一书,1489年由广西父母官金铣掌管发行,该书宽19厘米,长31厘米,共计200单页,存世一本现藏英国剑桥大学藏书楼,已出缺损,该书后附的《异域禽兽图》有14单页,共画有14幅图,顺次为鹤顶(犀鸟)、福鹿、麒麟、白鹿、狮子、犀牛、黄米里高、金线豹(金钱豹)、哈剌虎刺(狞猫)、玄豹(黑豹)、马哈兽、青米里高、米里高、阿萆羊(肥尾羊)。该书1609年已经收入《万用正宗不求人全编》,但传播甚少。

  法国粹者阿里·玛扎海里的《丝绸之路——中国—波斯文化交换史》中指出:明朝经常有照顾“奇兽”的使节,更像是一个流动的马戏团或杂技团。他们经常护送鸵鸟、猞猁狲和颠末打猎锻炼的豹子入朝,最多的仍是中国人很难见到的狮子。明朝沿袭东汉和唐朝的旧例而怀有极大的乐趣接管这些笨重的贡物,并赏赐丝绸、大隼等中国的本地货。在紫禁城中有一个广宽的万牲园,他们在那里豢养了很是多的动物,“无数百头列国国王进贡的狮子”。这也激起了很多儒家学者的否决,可是,他们的抗议却徒劳无益,由于对明王朝来说,这是一个相关威望的简单问题。

  长颈鹿本是产于今东非埃塞俄比亚的热带动物。早在宋代,中国人可能就已听闻了长颈鹿,南宋李石所著《续博物志》称有一种动物“皮似豹,蹄类牛,无峰,项长九尺,身高一丈余。”作为埃及马姆鲁克王朝苏丹捐赠榜葛剌国王赛弗丁的礼品,长颈鹿经阿拉伯人之手来到亚洲。此后,长颈鹿又经上述契机,初次以实物进入中国。对西方世界充满猎奇与懵懂的中国人,误认为面前这一“怪兽”即是传说中的“麒麟”。

  明永乐年间,皇帝调派郑和七次下西洋,一段中国人逾越大洲求取“麒麟”的传奇故事,也由此开启。第一次“麒麟贡”是永乐十二年(1414)榜葛剌国新国王赛勿丁进贡的一头长颈鹿,激发了朝野惊动,由于中国人从未亲眼目睹过这一形态和习性的动物。百官们虽然顿首称贺,不外其时朝野对长颈鹿事实属何种动物均很难确定,或称“锦麟”“奇兽”;或称“金兽之瑞”;《天妃灵应之记碑》中称麒麟为“番名祖剌法”,系阿拉伯语的音译,郑和的随员费信所著《星槎胜览》称“阿丹国作祖剌法,乃‘徂蜡’之异译也”。而“徂蜡”可能是索马里语“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可谓是经历了千难万险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